沉沉_风吹过spidey的呆毛

翻译【火蜘蛛】 Say you will ,Say you won't By Traincat

Chapter 2

Peter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接到了100多个电话。


他持续盯着自己的手机,将头埋进掌心里,直到每一个来电都转接到语音留言,好像这样这些电话就不是关于Johnny在群众之前向自己假求婚的事情了。 

“Peter,”梅婶说,声音带着一种狂乱,Peter可能因此昏过去了一会儿,——oh不,梅婶——当他感觉自己醒过来的时候,梅婶说道,”订婚了,”并且我的邻居都比我早知道,你知道你可以早点告诉我的吧,这让Peter羞愧的要从沙发上滑下来去了。

“Peter,“接下来的这条信息是来自美国队长的,这样Peter觉得事情不能变得更糟时候它更糟了点。”你上了新闻了,这都让我不知道是该祝贺你还是继续带领我的营救小队了,记得给我们回电话。”

第三条信息是来自Carol和Jessica的,她两在为谁可以先拿到手机在打架,就为了可以让自己先嘲笑Peter一番。

“我就知道!”第四条信息来自Harry,“我就知道,我本来以为会是蜘蛛侠和你在一起的,但我就是知道。”

“PARKER!” JJJ吼道,Peter只能看到JJJ额头的一条血管,然后电话就被Betty抢去了,“我的天哪,天哪,你的血压,Pete,霹雳火—” 

“Peter,给你婶婶回电话,” JohnJameson, stern说

“Peter,给我回电话,”这是梅婶的第二条留言,她的声音变得更加严厉了点。

“我现在要挖个洞,然后爬进去,让自己在里面死一死。”他在留言的间歇中说。

“这多酷啊,”Johnny从隔壁房间叫到,“我马上要成寡夫了,我需要买几副那种在葬礼上带的眼睛,或者那种专门的帽子。”

“哇,Tiger,”来自 Mary Jane,这段时间的最后一条留言,“这完全是中头奖了啊。”

 


Peter必须要承认,和梅婶婶的谈话不能变得更糟了。他不会承认在某个谈话的时间点,她没发出类似哭泣的声音,如果梅婶哭了的话,他也会哭的。他一直容易被别人感染哭。

 

不过梅婶也确实问他好不好,问了5次左右,好像有什么人在听,这就是他们的秘密代码一样。也好像Johnny犯了什么案子,然后他在配合警察调查。又好像是他被感染了什么奇怪病症,等等等等。

 

“你知道,你可以告诉我任何事情,”这是她不知道第几次这么说了,但他一直都以沉默应答,“只是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类似的事情,然后就—订婚了?”

 

他明白,真的明白。他和梅婶几乎每天都在交流,他们会发邮件,发短信,在这种情况下,这却像个沮丧的源泉,(在这种爆炸消息下)他们之前的小聊天又算什么呢

 

“我正在试图理解这件事,Peter,”最终,她说道

 

“相信我,我也是,”他低不可闻的说。

“你在说什么?”梅婶问道,他却逃避了。

“什么也没说,只是..”他顿住了,试图说出什么她可以接受的话,他已经离开梅婶的房子,带着面具做了蜘蛛侠很多年了,他本可以说出更好的谎,这个想法却被罪恶感淹没了,于是他又缩回了自己的小角落里,“只是…闪婚了?“

梅婶的沉默让空气都变得凝重起来,Peter有些坐立不安,开始数他左边袜子上的条纹,准备等待梅婶的离去。在这30秒内,Johnny进来了,他看了Peter一眼,然后抬起了他的眉,Peter表示他被困住了。

Johnny噗嗤笑了,然后令人费解的说了句,“祝你好运,babe,”然后他就晃荡着出去了,Peter坐在那儿就好像自己被冻住了,好奇着梅婶有没有听见这句。 

“oh,她终于说到,她的语气表明了 a)她肯定听见了 b)她对此有看法。“我没意识到你现在已经和他在一起了?”

他可以听出那句话里的指责,或者这代表了你是不是还有其他认识的帅小伙但却像养你,提供衣食的婶婶保密着。

愧疚感是一种超能力吗?他可以确信愧疚感绝对是种超能力。

“是的,”他说,”他的地方就是那种,暗色的窗户,可以阻止狗仔队的激光网络,还有会攻击人的大狗。”

“Peter,”她说

“好吧,你逮到我了,”他说,“没有会攻击人的大狗。”

“Peter,求你了,”她说,“能严肃会吗?哪怕是一分钟。我需要知道,你快乐吗?他让你觉得快乐吗?”

Peter想到大概在半个小时之前,Johnny那时候也跳上了沙发,“我们需要快点确认这个,”然后照了一张他吻在Peter脸颊上的照片。

“不要把这个告诉这群八卦的人们,”Peter强调,那时候Johnny已经跑走了,把手机举在空中,Peter可以看见他正在用滤镜修改照片,“不要把照片放到Instagram!”

Johnny不但把亲他的消息告诉了那群八卦的人们,并且把照片放到了Instagram。Peter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为此觉得担忧。

“Yeah,”Peter说,“我很快乐。”

没有什么比Johnny活着并像过去的他一样更好了,Peter愿意做比和他结婚惨烈的多的事情来换这个。

 

“我能问你个问题吗?”Peter半躺在沙发上问。他能听见,真真切切的听见,外面狗仔队嘈杂的声音,有些朦胧的好奇着外面那些狗仔会不会真的爬这栋大楼,又或者这栋楼有没有能够阻止他们的激光网络。

Johnny说:“会给你110克拉的戒指,不会再多了哈~”他整个人都舒适的靠在沙发上

“够了啊,”Peter用脚跟踢了一下Johnny的肩膀,“我的头都因此疼死了。我只是想问,为什么是我?”

Johnny动了动,双手抱着沙发坐垫,并把下巴搁在沙发垫上,”为什么不是你?”

“你是说真的?”Peter问,“为什么不是我?你在上千名游客前面向我求婚,因为我没告诉我婶婶自己的‘婚姻选择‘我婶婶都变得不在是她了,而且这整个世界都差不多要因为这个而对我不开心,你就给我一句话,’为什么不是你?’

Johnny耸了耸肩,将脸转向另一边,“我也不知道—我相信你,我们能处得来。”他的脸上出现一阵愁云,Peter只能大概确信自己看见了这个。“Peter,你是—”

 

Johnny要说的话被电梯发出的“叮’的声音以及到来的神奇4侠中的三位打断了。房间里立马就充满了各种声音,Sue在大叫,Franklin在结巴着说话,以及Ben,很明显的在不能控制的大笑着。然后Peter就被Ben抱起来了,很明显的,他的脚已经离开了地面。

“恭喜!”Ben紧紧的抱着Peter,“我就知道你两最后会在一起的。”

“我们不是真的结婚。”Peter说,不停敲打着Ben的肩膀直到他把自己放下来。

“是的,你们不会。”Ben说,“那我就是亲爱的Petunia婶婶了。”

“好吧,说真的,我也很好奇这个,”Peter说,心不在焉的摩擦着自己的肋骨。

“你们究竟在想什么?”Sue站在门口双手叉腰问道。

“Um,hey?”Johnny把一只手伸在空中抗议。Peter可以看见屏幕上正显示着推,他也失去所有可以遗憾的机会了。“我觉得受到冒犯了,为什么Peter会不想和我结婚?”

Sue蹬了他一眼。

“先把这个问题放在一边,在城市的正中央求婚?”她说,“真心的?”

“哥是个名人,”Johnny抱怨道,双手交叉在胸前,“哥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任何事情。”

”大错特错,”Peter说,“不但令人烦扰而且大错特错。” 

“不管这些了,”Reed说,将一只手伸长伸至Peter面前然后握住了他,“我们都为你两感到高兴!我不得不承认,这满令人吃惊的—“ 

“这是肯定的,’Sue说,把Val移交给里德。

“哥就是充满神秘的男人,”Johnny说,他的声音满是抱怨。

“这不是一场真的婚姻,Peter澄清道,在他说下一句话的时候有一小段的宁静,”我的意思是说,我们是真的结婚,但是我们不是—你们懂得—“

”我们是互惠互利的小伙伴,“Johnny打断他,Sue盯着他,眉毛抬得老高,不知为何,Reed听了这话后看起来有些奇怪的失落。在两姐弟之间有一阵长长的宁静后,Johnny把手伸至空中,弱弱的发话了,“Sue,我该怎么办呢,我只是想要从—”

“我们需要好好地准备一场婚礼,要不我们就会怠慢蜘蛛侠了!”Sue喊回去,声音出奇的高,她对Peter加了一句,“不是针对你啊,Peter,你知道我们是爱你的。”

“额,谢谢?”Peter说,那时候Johnny发话了,“我们肯定爱他啦,就因为这个所以这一切才如此完美!”

“Johnny,去另一个房间,Sue说,”现在!“

“Sue!”Johnny抱怨,但还是去了。Peter觉得应该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,但是Reed和Ben看起来都毫不在意的样子,所以他就呆在了原地,试图把自己和墙角融为一体。

“Jonathan Spencer Storm,”Sue说,很明显这是谈话的最后了。Johnny发出了半是生气,半是自卫的抱怨,然后转身走了出来,Sue紧跟在他后面。

Reed看起来一点也不为此担心。

“好的,”他高兴地说,将自己伸长到别人没有超能伸缩力伸缩不到的那种程度,“欢迎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!你一直都在—”

Peter在要被神奇四侠所展现的欢迎感威胁着要把自己吞没之前打断了他,“没事的,Reed,我完全懂。”

“再一次有你在身边的感觉真好,”Reed笑着说,Ben打断了他,“我们都很想你。”

你和混小子在同一屋檐下?”Ben说,“婚姻都变得没那么神圣了。”

一只小手拽住了Peter衬衫的边缘。

“我要当花童,” Valeria拘谨的说。

“成交。“Peter说

他们为此握了下手。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