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沉_风吹过spidey的呆毛

翻译【火蜘蛛】 Say you will ,Say you won't By Traincat

Chapter 5

如果还有记者在Baxter大厦外面的话,Peter就会停下自己的脚步了。但是他已经外出荡蛛丝2个小时了,都没有一个人想和他对打,很显然每个人都觉得他在悼念已经失去的爱情,然后就留他独自一人。


一个想要抢劫卖酒小店的男人给了他一罐啤酒,Peter拒绝了他,然后用蛛网射了他一脸。

“你确定不要那罐啤酒吗,蜘蛛侠,还是你想要更烈一点的?店主在害怕还有同情之间问他,Peter觉得自己必须要离开了,要不他就开始攻击平民了。

他正倒挂在路边的一个路灯下,准备回去上床睡觉,然后把想到结婚蛋糕的悲伤压下去时候,一个麦克风忽然伸到了他的鼻子下面。

“蜘蛛侠,可以采访你几句吗?”她问,“作为霹雳火平日的亲密小伙伴之一,你对他的结婚有什么看法?”

“这距你的上床时间有点久了吧?”Peter问她,将自己荡起来。然后朝最近大楼的楼顶射了一发蛛丝,准头很棒,借助拉力,他落在了那大楼楼顶,跑远了。

在2分钟之后,Peter调转了方向,又荡了回去,他确信那个记者仍站在自己抛下他们的地方,她正在和摄像师说着什么。

他在他们头顶的广告牌上着陆,压了一下,让他们注意到广告牌的震颤。

“Hey,”蜘蛛侠说,“你还想继续采访吗?” 

那个记者的整个脸都像被点亮了。

 

“等下,等下,”Ben大笑着说,勇猛的避开了Johnny冒烟的手,他按下了遥控器的回放键,“我们需要再看一次这个。”

“不要!”Johnny咆哮道,Ben让他安静下来,然后拉住他衬衫的后面,把他拉回到沙发上。

“当然我会为霹雳火高兴啦,”荧幕上的蜘蛛侠说,用手捂住他胸口的网,“他是一个很好的人,一个超棒的朋友,但是你懂得,我觉得松了口气,这件事就在你,我,还有看这个视频的大家之间流传就好,——霹雳火对我有着非常巨大的,令人尴尬的迷恋之情。”

“为什么?”Johnny问他,将头埋在掌心,“你为什么要说这些可怕的谎言。”

“谎言,”Ben笑他,“那我就是整个o’ Yancy街的人的最好的朋友了。”

“我能说什么呢?你让这一切都变得简单了啊,”Peter说,在沙发后面交叉着双臂。

“所以这一切就变得特别尴尬了,”蜘蛛侠继续在荧屏上说,“这些闪光的星星眼啦,那些未经要求的背部按摩啦,以及持续燃烧的火焰啦—懂吗?—这些爱的宣言—”

Johnny发出了一声类似黄鼠狼被踩到后的尖叫。

“—所以无论如何,我很高兴他找到了符合他高超速(要求)的人,你明白的,一个很稳重的小伙子,Peter Parker”蜘蛛侠高兴的说,“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—Parker,如果你在听的话,你可以找到更好的。”

“我恨你,”Johnny在采访放映结束时候说,“非常恨。”

“你爱我,”Peter快活的说,“你都和我结婚啦。”

“我要和你离婚,”Johnny说,“我要打电话给Jen然后和你离婚。”

“Matt会为我辩护的,”Peter回他,假装打了个呵欠。

“这样的话,我们就会永远都在打官司了。”

“够了啊,你们这对小夫夫,”Ben说,然后再一次按下了回放键,“我们再看一次采访怎么样?”

Johnny直接融了那只遥控器。

 


如果这都算是问题的话,孩子们可以用麻烦来形容了。

“你看起来很面熟啊。” Bentley 23说,他斜视着Peter。

“大众脸罢了,”Peter说,继续从他身边经过。

“真的非常熟悉,” Bentley 接着说道,以对一个小孩子来说听见自称超级恶棍,那种令人不安的眼神斜视着Peter。

“我和霹雳火结婚了,”Peter说,“我的照片到处都是。”

“Mm,”Val机警的哼了一声,她的脸藏在了一本科学日志后面。Peter看了她一眼,她把杂志放的足够低就为了好让自己诚恳的看Peter一眼。Peter准备走了,他把这都归咎于和(孩子们)和Doom叔叔在一起花了太多时间。

“我觉得超级赞啊,”Onome对Peter笑着说,这个不知为何让Peter觉得,这比Bentley的公开质疑,还要更不舒服些。

“我会看着你的。”Bentley说,指指自己,再指着Peter,“你和霹雳火搞到了一起,现在又来扰乱我们。”

Peter发现他身上的每一部分都在嚎叫着溜出这个房间。

“你们的粉丝俱乐部找到我啦,”当他终于摆脱Bentley的怀疑还有Moloid兴奋的时候,就去了Johnny在的那一层。

Johnny那时候正躺在沙发上,就像在阳光下的巨型猫咪,最新的Stark石碑就在他手上。Peter在餐厅餐桌,Johnny拆开盒子时候见过它,Reed的这石碑有一种狂热的眼神。这让Peter确信在这周还没过完情况下,肯定会有什么惨剧发生。

“只是为了让你知道啊,我受不了(这石碑上的)花纹了。”Johnny说

“什么?Peter说,“不是的,快闭嘴,—我是说这些孩子们。”

“Oh,”Johnny看起来很惊讶的说,他坐了起来,“这些孩子们都有粉丝俱乐部了?他们质问你了?甚至Franklin和Val也这样了?”

“Val一直在嘲笑我的痛苦。”Peter说

“是的,她会干这个,”Johnny略带担忧但自豪地说,把石碑放在咖啡桌上,伸展着自己。下午的阳光让他的戒指闪闪发亮。

戒指的式样出乎意料的简单。Peter害怕戒指会太过于夸张了,不过戒指仅仅是纯金的而已。一开始他觉得带着戒指很奇怪 ——他总能紧张的意识到戒指环绕在他指间的重量 ——但过了2天后,他就觉得正常了,很自然。金色一直很温暖,就像Johnny一样。

他发现自己毫无意识的玩着戒指,将它转来转去,用大拇指摩擦着它。

“你想要我去和孩子们谈谈吗?”Johnny问他。

“Nah,”Peter说,让自己浸入下午的日光中,然后让自己置身在Johnny上面,他在这上面用了力量,所以很容易就把Johnny按在了身下,Johnny抗议着,身子摇摇欲坠。“有的人觉得你对于我来说有些太好了啊。”

“那是你没看我的推特,”Johnny说,扭动着自己,不过过了一会他就放弃了,然后让自己在Peter身下变得无力。

Peter笑了,悠闲的转了下手上的戒指。

 【路人都要给小蜘蛛酒了,小蜘蛛‘失恋‘的消息传的好远啊~】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