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沉_风吹过spidey的呆毛

Chapter 6


一个记者在人行道上向Peter搭话,在有那么一会的时间里,因为记者眼中的精光,Peter差点惊恐的认为自己的秘密已经大白于天下了,更惨的是,这次没有回转的机会,也可能是他忘记穿自己日常穿的服装,穿着蜘蛛侠的衣服就跑出来了。




他在和Harry的见面已经迟了,他已经来了镇上一周。Harry就他一直见不到Peter,已向Baxter大厦发出了威胁。


(“这个一点也不好玩,Har,”Peter说。


“我很严肃的好嘛,”Harry回他,“不要测试我,Parker。”)


“Parker先生,”她说,“或者是Storm先生?或是Parker-Storm亦或是Storm-Parker?


“他是Parker先生,”Peter说,像平时一样自然地开口,但在心底,他已经在尖叫着求救了。“我是Storm先生,我们好好想了想,为什么不交换姓氏呢?这很新颖,就像叫一个小孩苹果或是七喜汽水一样。”


在说完这番话之后,他就在内心哭喊了。提到孩子永远不是个明智的选择——这通常是真正结婚的才干的,不是吗?养个孩子?或许FF会让他们借Bentley一用。


“这是新的流行趋势嘛?”她问。


“你知道的那是Johnny Parker,”Peter说,做了个堪称世界上最悲伤的摇滚手势,“他永远走在流行第一线?”


“说到孩子,”记者说,Peter最糟糕的噩梦果然具现化了,然后一只不知从哪儿来的手,重重的拍上了他的肩膀,然后Peter就发现自己被拉倒Harry那边了。


“Hey,拜托,他们刚新婚,”Harry说,握住了Peter的肩,“现在就开始想着带着Parker-Storms姓氏的外星小孩在跑来跑去,不是有点太早了嘛,对么?”


“是Storm-Parker,”Peter说。


“你根本没在帮忙,Pete,”Harry说,然后他就以一种非常快的速度把Peter拉走了,那种Peter觉得只有Harry遇到‘你爸爸是Norman Osborn’那种情况。


“我的勇士身着夏威夷衬衫,”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。


“我在度假,”Harry说。


“现在是11月啊,”Peter指出。


“我在度假,”Harry坚持说,“你嘛,是个蠢货。”


Harry把他领到的餐馆是一个安静,并且很偏僻的地方,那儿对遇见绿魔之子和霹雳火的新老公一点也不惊讶。


“孩子们怎么样?”Peter在菜单被拿走时候问Harry。Harry把他的墨镜挂在了衬衫一边的口袋里。看起来非常轻松,Peter已经记不得他上次看见Harry这么轻松是什么时候了。 


“孩子们很好,”他说,“Johnny Storm怎么样呀?”


Peter抱怨着,在Haryy嘲笑自己痛苦的时候猛烈的摇着头。


“你明明知道我会问这个的,Parker!你和有名的同志名人搞上了!你觉得自己可能不被问这方面的问题吗?他说,然后忽然严肃起来,“我从来都对Storm那小子感觉一般,但是如果他能够使你开心的话,那我也就很高兴了。”


“Har,”Petr说,但是Harry摇了摇他的头。


“还有那,May说,他让你非常开心,”他继续说,然后笑起来。


“Harry,求你了,”Peter说,双手合十,“不要再从我婶婶那听八卦了。” 


“那我该从谁那儿听这种好料?”“除了MJ啦,说起她,在这之后我们要和她喝几杯,这样你和她也能好好聚聚。”


“天哪,”Peter说,“眨眼间好像我又回到了大学。”


“你的发质更好啦,不过这是真的,”Harry说


“看看是谁在说这话。”


“哈哈,”Harry说,喝了一口侍者拿上来的东西,“说真的呢,Pete,Johnny Storm?你怎么会和他好上的?你生活的轨迹不一直是以蜘蛛侠为中心吗?”


“每个人都会在某个地方从新开始,”Peter说着,耸耸肩,Harry看起来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,“讲真的呢,我们就是见了几次,然后我也不知道,然后我们就互相看对眼了。”


真实情况比这个猛烈多了,而且事情进行到这一步,都不是真的。在Johnny在Midtown高中发表了那段演说之后,他的生活轨迹和Johnny的以一种诡异的方式重合到了一起。他自己想到这个却觉得很奇怪。几乎他的半个人生都有Johnny参与进来了。


“你们之间有多久了?”Harry问,“他看起来很像是周末会去赌城Vegas的地方,但你不是,想要你要看到他这样就很那个,要好几个月呢吧?


“或许吧,”他说,他回答说,然后耸了个肩。这看起来是最安全的答案了。


但他没有料到的是,Harry的目光忽然柔和了起来。“在他…你们也在一起吗?你知道的。”


“我知道什么?”Peter疑惑的问。


“就是每个人都认为他死了的时候,”Harry静静的说。


“Oh,”Peter说,被这个问题震晕了。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,喉咙忽然间紧涩起来。Johnny的回归实在太盛大,温暖,让人不知不觉就沉浸于其中,忘记他的离去实在太简单了。或者Peter一直在想要忘却(Johnny离去)这件事;他为自己心中那猛的一痛而闭上了双眼。


“天哪,Pete,”Harry说,越过桌子握住Peter的手,“你都是自己一个人承受(这些苦痛的)?”


Peter摇了摇头,“不是的,我们那时候没—”


“Hey,”Harry用一种Peter之前从未听过的语气说着,“对不起,我就不该问——我们谈谈其他的好吗?我可以告诉你所有Normie的尴尬事,这样的话Peter叔叔就可以和他们一遍又一遍的说自己的结婚趣事,我就可以在一边旁观,然后继续当我的酷老爹了。”


“好的,Har,”Peter说,眨了很多次眼睛,“这听起来很棒。”


 


“让我送你回家吧,”MJ说,关上了Harry计程车的门,Harry醉醺醺的向他们挥手再见,因为手机屏幕的亮起,整个人都变得鲜活了。Peter向他招手,还算是清醒,如果不算上那些晕眩的感觉得话。


他在计程车开走时候做了个鬼脸。“最好不要。”人们的(八卦的)兴奋退却了,但这不代表外面没有人安营扎寨(在等着八卦啊)。


“什么时候神奇4侠门口没有人排队了?” Mary Jane问,用手挽住Peter的胳膊然后捏他。“如果你觉得我会怕了那些八卦记者的话,恐怕你忘了和你说话的正是谁。”


“好吧,”Peter答道,然后他们就开始行走了,用自己的肩膀擦着Mary Jane的。“对这些八卦记者扔鞋子,你究竟丢了多少双了啊?”


在半个街区的安静之后,Mary Jane发话了,“所以,关于你们的假结婚...”


“不要再问了,”Peter说,Mary Jane大笑,她笑的实在太厉害了,来回地摆动着自己的头部。一个过往的游客因为一直盯着他们看都几乎绊倒自己了。


“别笑了,MJ,你都吓到游客了。”Peter说,她摇摇头,仍然在笑,“说真的呢,这没有这么搞笑。”


“这实在很搞笑,”她说,然后忽然打了他胳膊一下,“除非你要告诉我说你和他真正沐浴在爱河之中?”


“我们就是朋友而已,”Peter揉着自己的手臂,无声地哀悼着自己是三人中唯一一个清醒的。“我们的婚姻是对彼此行个方便,MJ。”


“我曾经演过这种戏剧,”她说,“我知道整个事情是如何运作的,这个星期没过完之前你们肯定就会疯狂的爱上彼此的。”


“因为我看起来像Johnny爱约会的那款,”Peter说,MJ给了他一个不知如何解读的凝视。


“不,你看起来像他会与之结婚的那款,”她说。


在Baxter大厦的前厅那,她吻了Peter的脸颊并祝他好梦。


“不要再对别人扔东西了啊!他在电梯门闭合时候喊道,“到家记得给我发条短信!”


“去和你的老公说这些,”她回道,她耸着肩。Peter背靠着墙壁抱怨这个。




他上楼时候,Sue正在厨房里泡茶。在他进厨房时候,她看了他一眼,皱了下眉。


“晚上玩的很开心?”她问道。


“嗯呐,”Peter说,打开冰箱门,“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。只是和Harry在一起罢了,他今天很棒。”


“Mary Jane呢?”她问,Sue问他,“我在监视器上看见她的红头发了。”


“后来我,Harry和她碰面了,”他说,“她对我和你弟弟的婚姻笑了一番,然后就一切照常啦。”


“听起来不错,”Sue的笑容慢慢扩大,“她送你回来的?”


“是的,”Peter关上冰箱门,“一切都还好吗?”


“Peter,”Sue叹气,双臂交叉,“你是个成人了,想做什么是你的自由,千万不要觉得我是在干预你。但是你既然和我弟弟结婚了,我真的觉得你最好还是回避一下和其他人的关系。或者至少在私下干这个。”


“嗯,”Peter说,有些尴尬的拧着瓶盖,“Sue,我和MJ不会在一起了。”


“哦,”Sue说。


“是的,”Peter说,“考虑到结婚的时候大家都会经历的那些,我不会让Johnny也经历那些的,”他清了清喉咙,有些难以言喻的紧张,“只要我和他结婚了,这对我来说就是真的了。”


下一秒他意识到Sue把他拉进了一个拥抱,下巴紧紧靠在他的肩上。在惊讶了一秒过后,Peter回抱了她。


“我的意思是,就算这是个巨大的骗局,”他说,“但我也身在其中。”


Sue站直身子,“对不起,Peter,我太快下结论了,我只是有些保护欲膨胀,你明白的。但他才刚刚回来。”她的手滑落至Peter的手腕,紧紧的握了下,然后放开。“所有的这一切吓到我了。”


“我也是,”Peter坦白。


“好的,”Sue笑了,擦了擦眼睛,在Johnny来到房间歪走廊时候,把笑容收敛了些。“说道我们在谈的那个汉子...”


“Yeah,hey,”他说,靠在门边,“Pete,你告诉每日新闻我们交换姓氏的的事情了?”


 



评论

热度(1)